8

隐性知识经济

坎布里奇——所有富裕国家富有几乎都是利用了技术进步的关系。他们把大部分劳动力从农村移到城市,从而更轻松地共享知识。他们的家庭少生孩子并为子女提供更深入的教育,从而深入推动技术进步。

穷国要想致富就必须经历类似的变化:增加非农就业人数、推进城市化、少生孩子、延长孩子的学校教育。这样做就能打开繁荣之门。这不已经是摆在我们面前的现实?

比方说,我们来比较一下2010年的巴西和1960年的英国。2010年巴西的城市化率为84.3%;生育率为每名妇女1.8胎;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为7.2年;潜在劳动力的5.2%为大学毕业生。这些社会指标超过了英国1960年的水平。当时英国的城市化率只有78.4%;生育率为每名妇女2.7胎;劳动力平均受教育年限为6年,大学毕业生仅占潜在劳动力的不到2%。

巴西的情况并非特例:2010年哥伦比亚、突尼斯、土耳其和印尼的相关指标都好于1960年的日本、法国、荷兰和意大利。这些国家不仅在上述领域指标领先;而且可以从过去半个世纪的电脑、手机、互联网和铁氟龙等技术创新中受益。这应该能实现比1960年更高的生产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