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跑题的欧洲紧缩之争

发自布鲁塞尔——欧元区危机最明显的症状就是其极高且不断变动的风险溢价,而一众欧元区外围国家则必须为其公共债务支付这种风险溢价。此外,美国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 )在一篇颇有影响的论文指出当一国的公共债务上升到GDP的90%以上时,其经济增长会急剧下降。所以解决该危机的政策方案似乎也很简单:紧缩。必须削减财政赤字以降低负债务水平。

但关于紧缩和高水平公共债务成本的讨论忽略了一个重点:欠外国人的公共债务不同于欠本国公民的债务。外国人无法投票支持提高税收或降低支出以减轻债务。此外,就国内债务而言,高利率或高风险溢价只不过是导致更多的国内再分配(从纳税人到债券持有者)。相比之下,对外债而言,高利率会导致国家整体的财富流失,因为在这种情况下政府必须把资源转移到国外,而这通常需要结合汇率贬值与国内支出削减。

外债和内债的区别在欧元危机期间显得尤其重要,因为欧元区成员国无法像其它国家一样通过贬值货币来提高出口,从而减轻外债。而事实证明欧元危机其实并不是主权危机,而是外债危机。

确实,只有那些在危机爆发前经常帐户赤字巨大的国家才会受到当前危机的影响。比利时的情况就很有启发性,尽管该国的债务对GDP比率高于欧元区国家的平均水平——大概为100%,而且一年多以来都缺乏政府管理,但比利时主权债务的风险溢价在整个欧元危机期间都保持在适度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