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重建卡扎菲留下的废墟

的黎波里——新政府成立后,利比亚领导人终于可以集中精力实现从接手的专制政府到理想中的多元化国家的过渡过程。但他们是否真的愿意并有能力实现这一目标?

美国国内就利比亚问题的辩论集中在该国政府接下来应该采取哪些措施。罗伯特·梅南德斯参议员认为新政府“必须尽快进行民主制度改革,”而美国和平研究所的马纳尔·奥马尔等国际发展问题专家则认为能否培育出充满活力的民间社会才是成功的关键。

但是上述观点忽视了利比亚独特的历史,只把利比亚当作需要通用解决方案的另一个第三世界国家。而实际上,建设强有力的国家机构才是救国之道。

利比亚从1951年独立后就一直处于分裂状态。统治者依靠忠实的部族和狭隘的派系支撑他们的政权。1951年到1969年的君主制统治期间,伊德里斯国王的亲属及核心集团的铁蹄无情践踏了羽翼未丰的国家机构。伊德里斯与其说是管理还不如说是统治,国家机构也因为他的忽视而逐渐萎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