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与伊朗讲理

巴黎-针对伊朗核发展计划的谈判已经停顿了三年多。六年来,理智的声音基本上都被淹没了,而激情和妄想占了上风。

那些坐拥核武器的国家似乎认为他们能向伊朗下命令;那就是“照我说的做,而不是学我做。”另一个西方偏爱的妄想是,如果对伊朗的施压不断增加,伊朗将会屈服。而任何熟悉伊朗的人都知道,这样做只能引起伊朗藐视的回应。

但伊朗自己也存在着幻想,包括它认为能指望非西方国家的支持,或至少是某种伊斯兰集团国的支持。然而,在危机的每个阶段,被认为是伊朗的“朋友们”都让伊朗失望。伊朗还认为它可以让法国,也许还有德国,与美国一刀两断-好像这两个国家愿意为内贾德这样的领袖而激怒美国似的。

首先,伊朗自欺认为它靠自己就可以建立先进的核发展计划。事实上,持续的孤立伊朗的政策会迫使伊朗只能重新发明他国已经发明的核技术,毫无疑问,这不会有好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