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重振新兴欧洲

伦敦——

1997~1998年金融危机过去之后,亚洲主要新兴市场——韩国、泰国、马来西亚,甚至还有印尼——发誓“绝不”会让国际资本市场再次羞辱。它们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以修复将其金融体系拖入万劫不复的结构性缺陷。

许多欧洲新兴市场在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也经历了濒临死亡的体验。在国际和国内政策干预下,它们的货币和银行系统在悬崖边被拉了回来,但许多国家还是出现了产出大幅下降和失业率大幅升高。不幸的是,它们并未体现出亚洲同侪那样的强化经济体系的决心。

亚洲国家在危机之后接受了内部和外部的仔细检查。显然,它们变得脆弱的原因是竞争力下降、治理不善以及缺乏透明度。缺乏监管的银行系统、无效的市场结构、竞争程度低下以及贸易和经常项目管制也被指为短板。亚洲各国所采取的对策各不相同,一些改革机会也毫无疑问被白白浪费了,但它们无不吸取了沉痛教训、改善了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