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回收移民

发自伦敦——就在上月美国总统奥巴马成功连任的几个小时内,一个强大的理念就也随之树立了起来:是拉丁裔选民压倒性的支持确保了他的胜利。突然,共和党——这个一直被认为对移民持有强硬立场的政党——开始讨论全面改革的需要。专家们认为如果共和党人反对这一改革的话,他们就将在下一代选民中丢失拉丁裔选票,并使之降格成为一个几乎永远在野的状态。

这一观点或许是对的,但或许也不对。但美国选举与移民的牵连可比选举算计更为深刻——全世界政府都可以从中获得经验教训。反移民立场转变的惊人速度体现出大多数美国人其实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合理的手段;他们希望自己的政治领袖能在这一事务上有所担当,而非躲躲藏藏。

每当论及移民问题,政治家们通常被恐惧所左右——这种趋势自全球金融危机开始后更是变本加厉。在希腊和芬兰等地极端民族主义者的崛起强化了这样一种理念——即谈论移民,除非是反对它,在政治上就是危险的。所以政治家要么就把移民问题放到边境安全和文化身份定义的语境下讨论,要么直接忽略这一问题。

但他们也很有可能误读了其公民的关注点。选民的反应通常并不是因为不喜欢移民,而更多是对政府无法创造一个有效移民体系所产生的深刻挫折感。他们希望这个体系能在允许本国稀缺工人合法入境的同时阻止非法偷渡;取缔那些剥削移民的雇主;并为移民融入当地社区提供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