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普京经济学

华盛顿--普京总统把俄国议会选举变成了对自己的全民公决,并且获得大胜。但是,尽管他拒绝明确表明在明年春天他的;第二个任期届满的时候维持权力的安排,他的经济政策却是清晰的。

有关杜马选举最为奇怪的事情就是普京惊惶失措。他在公开亮相的场合过度地暴露了自己,其内容实质含糊不清,而表现却非常好斗。他在竞选中反对西方以及九十年代的“混乱”,正如他在1999年镇压车臣恐怖份子以及2003年平定寡头们一样。

克里姆林宫放弃了民主程序,控制着那些政党可以被允许竞选及其侯选人,而普京的统一俄罗斯垄断了媒体报导。反对派活动份子被阻止进行大部分的竞选活动,他们经常被捕,而克里姆林宫控制的法院不受理他们的抗议申请。大量的选民被恐吓投票支持统一俄罗斯。独立选举监督员则被禁止。

结果,新的国家杜马与其说是选举的,倒不如说是指定的。它缺乏合法性,而议员们则不为人知。但是普京的合法性则由于大规模的欺诈行为而受到玷污。他唯一的在莫斯科的“群众”集会吸引了不到五千人。主要问题是他将会在多大程度上极权,或者,这一悲哀的竞选是否会削弱普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