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阿拉伯半岛的普京

贝鲁特——几乎在不知不觉间,俄国正在重新赢得苏联解体后在中东失去的影响力。自从俄国八月入侵格鲁吉亚后,阿拉伯的卫视和网站上就被有关该地区在新兴的“新冷战”格局中所处地位的讨论所充斥。阿拉伯世界的冷战保护者真的回来了吗?如果真是这样,对中东地区的和平又意味着什么?

苏联解体后,与穆斯林信仰相抵触的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也画上了句号。共产主义从来没有阻止与美国敌对的阿拉伯政权接收来自苏联时代的俄国人的武器,但却阻止了它们与俄国建立起像美国与地区盟国那样的亲密关系。现在,就连伊斯兰主义者也欢迎俄国重新介入该地区事务,以增强与美国霸权斗争的实力,而暂时忘却了20世纪90年代俄国对车臣穆斯林的野蛮镇压。

这彻底逆转了20世纪50年代流行的模式。那个时候,美国鼓励伊斯兰世界成为反共产主义的防波堤。美国在中东的盟友,特别是沙特阿拉伯,为美国影响力找到的借口是美国人信奉基督教,因此是古兰经民众( Ahl el-Kitab) 的一部分。苏联人经常被诋毁为上帝的危险敌人。

今天,美国在中东的权力正处于历史低点,而俄国正试图填补这一真空。就连美国最亲密的盟友——沙特阿拉伯、埃及和以色列——在面对由伊朗、哈马斯、真主党、叙利亚和伊拉克抵抗力量所代表的“极端势力”的积极扩张时都显得不堪一击。在盛极一时的混乱和困惑中,极端伊斯兰主义者攻击美国人是取代共产主义者成为伊斯兰敌人的野蛮的十字军战士。实际上,在占据地区多数的保守派看来,美国的流行文化和自由民主远比俄国的独裁和贪婪更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