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掠食者与教授

华盛顿—美国顶尖大学仍然向从前那样,是知识的强大监护人、技术进步的主要推进力量和机会的提供者吗?还是说,它们已经沦为了越来越贪得无厌的经济精英的寡廉鲜耻的爪牙?

在查尔斯·弗格森(Charles Ferguson)获得奥斯卡奖的纪录片《监守自盗》(Inside Job)的片尾,他采访了几位著名经济学家,问他们怎样看待自己收取2008年危机爆发前献金为金融部门的过度冒险和卑鄙交易呐喊助威的行径。这些学术大腕中有不少收受了为数巨大的报酬,为大银行和其他金融企业奔走打点。弗格森的纪录片及其发人深省的近著《掠食者之国》(Predator Nation)指出,许多献金至今都没有被完全披露。

用掠食来形容这些银行的行径太合适不过了。由于它们的倒闭会引发经济海啸,因此它们享受着独一无二的保护——比如央行特别信贷和宽松的监管(在美国、英国和瑞士,此类措施最近纷纷被预料到或实施了)。

结果,这些银行的经营者被鼓励进行高风险行为,有的甚至可以称为纯粹的赌博。若干得好,银行家获得好处,若干不好,有其他人来兜底。这是一个不透明的危险的政府经营补贴制度,其最终结果是纳税人大量转移支付给居于金融部门尖端的一小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