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不自由民主的双重打击

圣地亚哥—竞争世界最差的民选政府现在只剩下两个。津巴布韦的穆加贝仍在掌权,匈牙利的欧尔班亦然。波兰正在滑向不自由(illiberalism),而从北非到兴都库什的各个政权已经跻身不自由行列。

在阿根廷,内斯托和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夫妇12年的傲慢独裁刚刚结束。而在议会选举中惨败必将成为脾气无常的查韦斯主义在委内瑞拉末日的开端。这足以令人欢呼。

在委内瑞拉,所有形势都对总统查韦斯钦定的继任者、总统马杜罗有利:随意关押反对派领导人、用黑道暗杀恐吓反政府示威者,以及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委婉指出的“大力阻止媒体参与重要规划。”

但反对派仍在单院制议会中赢得了三分之二议席。这使马杜罗的反对者有了足够多数修宪,撤掉政治化的法官和监管者,并且可能举行全民公决推翻马杜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