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rot2_michael norciaSygma via Getty Images_iranrevolutionprotest Michael Norcia/Sygma via Getty Images

改革还是革命

西雅图—最著名的现代革命,无不先有不断的极化和无力解决社会和经济的紧迫问题。日益加剧的敌意和不信任助长了示威,最终演变为暴力。极端主义的兴起是因为温和派被迫与极左翼或极右翼结盟。试图与另一端的温和派妥协的人,会被中伤和排斥。这便是当今世界大部正在发生的事情,包括美国。美国不会发生又一场革命,但随着政治核心的崩溃,可能正在接近革命。

最显著的历史案例说明了过去过什么。1789年法国大革命一开始是受自由主义启蒙思想的指引。但国王和贵族拒绝让渡特权。外国势力也在干预大革命,拉斐特(Lafayette,美国独立战争英雄,希望建立君主立宪制)等温和派领袖逐渐被左派妖魔化为保皇主义的爪牙,被右派说成是革命的叛徒。这正中雅各宾派下怀,他们开启了恐怖主义,煽动了一场残酷内战,成千上万人被夺走了生命。

在1917年俄国革命中,一开始,以亚历山大·克伦斯基(Alexander Kerensky)为首的偏自由派的温和社会主义者掌权。他们错误地没有让俄国退出第一次世界大战,而在面临右翼将军们试图恢复君主制的挑战时,他们噤若寒蝉,给列宁的布尔什维克派分发武器,后者借此控制了局面。在如此极化的情况下,温和社会主义者仍与布尔什维克结盟,直到他们发现自己也成了斩草除根的目标,悔之晚矣。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IrmnZSo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