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美国的无人机两难

普林斯顿—上个月,阿里贾比尔(Faisal bin Ali Jaber)从祖国也门来到华盛顿,质问美国为何将导弹瞄准他的反基地组织牧师妻舅并把他杀死。同时死于此次导弹袭击的还有为阿里贾比尔提供保护的外甥。

国会众议员和政府官员接见了阿里贾比尔并表示了哀悼,但没有给出解释。美国也没有承认犯了错误。

一周后,美国和北约阿富汗司令官小邓福德将军(Gen. Joseph F. Dunford, Jr.)确实为无人机袭击杀死了阿富汗赫尔曼德省(Helmand Province)一名儿童、重伤两名妇女而道歉。此次事故发生的时间尤其不幸,因为美国和阿富汗正在达成关于美军在2014年按计划撤出国外战斗任务后在阿富汗的驻军问题的协议。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援引美军造成的平民伤亡作为理由拒绝签署协议。“多年来,”卡尔扎伊在袭击事件后的一份声明中说,“在反恐战争的幌子下,我们的人民被杀害,房子被摧毁。”

反恐战争当然是实实在在的,而不只是一个幌子,但平民伤亡多年来来持续不断也是事实。2006年,我曾撰文评论了美国导弹袭击位于阿富汗边境附近的巴基斯坦村庄达马多拉的一间房屋的事件,该事件造成18人死亡,包括五名儿童。时任总统小布什没有为袭击道歉,也没有谴责下达袭击命令的人。我指出,这与他(在评论毁坏人类胚胎创造干细胞时)所宣称的美国总统“有促进和鼓励美国和全世界生命尊严的重要义务”极不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