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与流氓国家和解

首尔——在2002年面对美国国会的国情咨文中,乔治·W·布什总统众所周知地将伊拉克、伊朗和朝鲜描述成“邪恶轴心”。但之后的几年里,美国对待上述国家的方式却有所不同。其中的差异很能发人深省。

布什及其强硬派顾问认为只有武力或“政权更迭”才能阻止这些“流氓”国家的恐怖主义及其获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计划。因此,2003年3月,美国入侵伊拉克,造成了长达十余年的持续内战;无效的巴格达中央政府和现在伊斯兰国的崛起。

伊朗时任总统穆罕默德·哈塔米在政治上相对温和,提出了一份原本可能是遏制该国核计划的合理方案。但布什及其团队更愿意用制裁和军事威胁对伊朗施压,2005年内贾德接替哈塔米后任何谈判解决的希望也随之烟消云散。只有当另一位温和派总统鲁哈尼于2013年继任才又恢复了谈判解决的希望。

幸运的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并没有错过这次上天赋予的机会。事实上,与伊朗近来达成的协议继缅甸和古巴的外交突破后,应该能让那些谈论美国衰落的人重新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