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uma207_JACK GUEZAFP via Getty Images_israel gaza JACK GUEZ/AFP via Getty Images

邪恶的徒劳无功

纽约——2002年,在访问拉马拉期间,诺贝尔奖得主葡萄牙作家何塞·萨拉马戈将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民众的生活条件比作奥斯维辛集中营对犹太人的灭绝。上述非同寻常的言论引发了国际社会的骚动,但萨拉马戈坚持认为,身为知识分子,他有责任“进行情感化的类比,使人们在震惊之余能够深刻理解。”

萨拉马戈绝非第1个(肯定也不是最后一个)援引纳粹德国彻底消灭犹太人的图谋来谴责犹太国家所作所为的人。在1961年出版的著作历史研究的最后一卷中,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认为,借助犹太复国主义,“西方犹太人以最不幸的形式认同了非犹太的西方文明。他们已经全盘接纳了西方的民族主义和殖民行为。”在汤因比看来,“没收90万巴勒斯坦阿拉伯人的房屋、土地和财产”在道德层面“等同于过去四、五个世纪西欧非犹太裔征服者和海外殖民者所犯下的最严重和最不公平的罪行。”

上述每一种说法都十分荒谬:将非犹太裔西方罪行等同于“非犹太裔西方文明”;暗示移民到以色列的多数欧洲犹太人都是民族主义者、征服者和殖民者,而非因大屠杀和种族灭绝而流离失所的难民;以及试图在夺取巴勒斯坦人的土地和财产——无论这种行为多应得到谴责——与西方殖民者对非西方民众的极端暴力间实现道德上的对等。人们只能希望汤因比没有包含纳粹德国的罪行。

https://prosyn.org/nnBRxbE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