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些有用却不被接纳的人们

发自纽约——生活在17世纪的荷兰哲学家巴鲁赫·斯宾诺莎,19世纪的英国首相本杰明·迪斯雷利和21世纪的法国总统尼古拉·萨科齐这三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是移民的后代。事实上,人们在国家间的迁徙早已有数千年历史了——有人为了避祸,有人为了发财,有人向往自由,有人则为寻找一个新的开始。这些移民中的许多人(或是他们的子女)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使那片接纳他们的土地更加繁荣昌盛。

但在那些接收移民的国家中,大规模的移民虽然不太受欢迎,但却是必需的。在过去50年间有许多北非和土耳其人迁入西欧,这倒不是因为西方人慷慨大方,而是要他们去承担许多当地人不愿再做的工作。在欧洲人眼里他们只是些临时劳工,还算不上移民。

欧洲人原本假设工作完成后这些人自当归国。但显然其中大多数人会选择留下,并设法把自己的家人也弄来,许多人都被(欧洲人)极不情愿地接纳为欧洲国家公民,即便他们从来都没得到过相应的公民待遇。

虽然理由各不相同,但排外主义者以及左派多文化意识形态主义者都会将这些新欧洲人视为与当地人完全不同的族群。对于多文化主义者来说,让非西方人融入西方主流社会的尝试堪称一种新殖民种族主义,而在排外主义者看来,所有外国面孔,语言甚至是感觉都是仇视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