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无法定义的杀手

发自纽约——是什么驱使法国穆斯林青年默罕默德·默拉杀害了三名犹太儿童,一名犹太教拉比还有三名士兵——其中两名还是和他一样的穆斯林?又是什么驱使另一个人,安德斯·布雷维克去年在一个挪威夏令营中枪杀60多名青少年?他们的疯狂屠杀行为实在是太过诡异,所有人都希望能有个解释。

像某些人那样迅速给凶手扣上“怪物”的帽子其实于事无补。他们不是什么怪物,只是些年轻人。将这两人定义为疯子同样也是回避责任的。如果他们真是医学意义上的疯子,那就什么都不需要解释了。

对此分别出现了两种拥有广泛社会政治基础的说法。一个由饱受争议的穆斯林社会活动家塔西克·拉玛丹(Tariq Ramadan)提出——他将这一切归咎于法国社会,具体来说是那些法国穆斯林青年因为其信仰和肤色而遭到了边缘化。

即便这些人都拥有法国护照,他们依然被视为不受欢迎的外国人。当总统萨科齐这样的移民后代都认为法国充斥着外国人,他也随之把默拉这样的年轻人逼到了墙角。这些人中的极少数都因绝望而走上了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