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让公司税现代化

伯克利—如何对跨国公司的收入课税,这一问题肯定不是最近的爱尔兰G8峰会主要议题。在即将到来的俄罗斯G20峰会,这也将是重要日程之一。跨国公司对于国家和全球经济表现有着重大影响,因此不难理解世界领导人要关心晦涩难懂的公司税问题——其中又以美国为甚。

美国开启艰难的公司税改革之路时,应该以英国为榜样。尽管英国政府捍卫多边合作,以确保跨国公司付出“公平”份额,但也降低其公司税率,豁免英国跨国公司外国活动收入的国民公司税,并实施了“专利盒”制度,对合格专利收入课以10%的税率。

多年来,别国一直在削减公司税率,这使得美国的公司税率为发达国家中最高之一。将美国最高联邦税率(目前为35%)削减至更具竞争力的水平(经合组织平均水平为25%左右)的话,美国的投资和就业创造将受到国内外跨国公司的刺激。

通过取消各种公司税减免优惠抵消降低税率的影响将简化税法、降低合规成本。这还将通过减少税收对公司投资决策(投资什么、在何处投资)、如何融资以及采取何种组织形式的选择的扭曲增进效率。奥巴马政府和两党国会领导人都同意公司税率的降低应该是收入中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