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vid Degner/Getty Images

中东如何摆脱中等收入陷阱

华盛顿——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实现中等收入状态既是眷顾也是诅咒。尽管已经战胜了极端贫困和短缺,但现实却往往伴随着增长放缓,而从历史上看,这样的放缓已经导致鲜有国家成功迈向高收入水平。对于中东和北非(MENA)地区的大部分中等收入国家而言,现实情况的确如此。但究竟有没有办法能够解决这一问题?

过去50年来,中东和北非国家一直未能摆脱经济放缓甚至增长停滞。尽管上述经济体中有不少,尤其是那些依赖碳氢化合物出口的经济体曾经经历过强劲的增长,但持久的经济赶超却从未成为现实。

中东和北非国家普遍存在中等收入陷阱表明其经济增长存在普遍的结构性障碍。特别是由于缺乏采用最新技术的能力和意愿,私营部门缺乏活力是所有国家共同面临的问题。这长期阻碍持续的生产力增长,而没有生产力增长,就不可能提高整体的生活水平。

造成私营部门懒惰的是一份已经持续50多年的社会契约,即由国家提供公共部门岗位和全面补贴,以换取公众保持静默和问责制缺失。通过降低民众的经济生活风险,这份社会契约扼杀了冒险精神和创新。此外它还破坏了公共服务的提供,同时引发了对政府的不信任。

即使中东和北非政府想要继续履行交易义务也不可能。债务水平不断上升已经迫使他们削减公共支出,而公共支出传统上是该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并开始取消全面补贴。随着地缘政治紧张导致旅游和国外投资减少,不确定性越来越严重。

此外,中东和北非地区的公共部门已经无力继续吸纳越来越多的大学毕业生。虽然对教育质量和普及程度依然存在严重的关切,但现实是进入劳动力市场的人教育程度越来越高,而且在许多国家,妇女已经赶上甚至超过男性。

Subscribe now

Exclusive explainers, thematic deep dives, interviews with world leaders, and our Year Ahead magazine. Choose an On Point experience that’s right for you.

Learn More

但人力资本的上述改善并没有转化为经济增长加速。相反,中东和北非地区拥有全世界最高的青年失业率,而且因为受过教育的年轻人试图在国外寻找机会而导致全世界最严重的人才流失。一个主要原因是中东和北非地区政府未能鼓励——甚至在某些情况下积极阻挠——创新活动。尽管某些国家担心自动化会导致失业,但中东和北非地区未能采用新技术正妨碍就业机会的产生。

问题在于中东和北非政府为保护现有企业——特别是银行和电信企业——强制实施了陈旧而过度的法规,以阻止新主体进入市场。这种做法扼杀竞争,破坏通用技术传播,并阻碍了支撑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的适应和发展类型。

亚洲的情况却并非如此,该地区主动拥抱新技术,以使自己成为全球制造业中心。事实上,由于积极寻求自动化,亚洲很可能保持其制造业领域的主导地位,即使亚洲的薪酬已经高于传统制造业密集型经济体的水平。

在这种背景下,中东和北非国家寄希望于选择依赖制造业出口的传统发展道路已经不可能。相反,它们必须发展出更加复杂的数字经济,充分利用那些受过教育的年轻人。这首先需要采用新技术,甚至需要提供快速可靠的宽带互联网及数字支付方案等数字公共产品。

尽管网络接入和数字设备已经在中东和北非地区普遍存在,但它们被用于访问社交媒体,而不是开办新企业或雇用工人。这种状况很可能部分因为该地区在全球单位用户中带宽最低。例如涉及移动货币,东非国家在中东和北非国家中表现最为优异。

中东和北非地区迫切需要签订一份新的社会契约,专注利用技术授权未来几十年即将加入劳动力市场的数亿年轻人。这不仅需要提供数字公共产品,还要彻底改革监管体系,比如肯尼亚——那里的低干涉监管方法促进了点对点支付系统M-Pesa的快速发展——并由此创立了一种有效的模式。允许新主体,包括非银行运营机构在内,轻松进入市场也能发挥关键作用。

技术可以令中东和北非国家摆脱中等收入陷阱——但地区政府必须起到带头作用。否则地区国家将继续滞后,而地区民众将继续前往其他地方碰运气。

http://prosyn.org/d41YOJw/zh;

Handpicked to read next

Cookies and Privacy

We use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 on our website. To find out more, read our updated cookie policy and privacy poli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