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重启全球化

迪拜—许多人都注意到,全球化正在退步。尽管其益处不容否定,但也引起了治理和管理等问题,暴露出国家政府和国际机构的不足。

这让全球各地的人们,不管是穷还是富,都疲于应付问题——从国家失灵到银行倒闭,从过度捕捞到就业不足,从气候变化到经济停滞——全球化对这些问题的产生都负有责任,但又无法提供有效的解决方案。脆弱的机构导致政治阻力横生,许多方面都面临灾难。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管、世界经济论坛的新地球经济学全球日程委员会(Global Agenda Council on Geo-economics)副主席马克·莱昂纳德(Mark Leonard)指出,以往一直起到互惠作用的相互依存现在也成了威胁。“没人愿意坐视别人分享全球经济的好处,”他最近写道,“但所有大国都在考虑如何保护自己原理军事和其他各种风险。”事实上,“在经历了25年的关系日益紧密的时期后,世界似乎开始了重新自我分裂。”

除了这一“新孤立主义”,另一个事实是政府、跨国公司和国际机构时常发现,维持它们需要构建全面问题解决机制的前景已经毫无吸引力可言。至于政治领导人,他们面临着选举日程或其他短期压力,因此“长期计划”可能只意味着四年甚至更短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