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期待2014?

发自剑桥——在过去的六年中,我一直对那些对下一年美国经济增速持续乐观的预测持怀疑态度。当大多数预测者和政策官员看到复苏的苗头和信心依据之时,我却看到了会令经济衰退并随之导致复苏疲软的强大阻力。

但我认为2014年的迹象是更为均衡的。虽然在未来一年美国经济依然面临严重的风险,但增长也很可能会显著强于衰退开始之前的状况。

2007年夏末,当我在美联储杰克逊霍尔年度会议上谈到经济前景的严重风险时,经济仍在扩张。我警告说,房价已经在2006年夏天从危险的高水平开始下跌,这意味着未来建筑业的崩溃和家庭财富的巨大损失。家庭财富减少将反过来导致消费支出下降,进一步遏制GDP增长。

我还强调,金融市场已经变得不正常了。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已经对自身以及潜在交易对手的资产负债表上各类资产担保证券的价值产生了怀疑。没有人知道信用违约掉期和各类债务抵押债券的真实价值。金融机构因此不愿借钱给其他金融机构。一旦信贷流中断,经济也无法继续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