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美国增长的未来

发自剑桥——由于家庭财富总额在2013年大幅上升,加上因2012年加税所引发的财政停滞最终得以消除,对美国经济的短期预期近来有所改善。美国如今有机会去提升实际(计入通胀后)人均GDP,使其高于自2009年夏天恢复增长四年以来平均1.7%的疲弱增长率。

当然,2014年的大幅高GDP增长并不是板上钉钉的。首先,实现这一增长需要克服长期利率突然上涨的负面影响,因为美联储在去年六月宣布将在今年结束其资产购买计划。此外,在这十年末期预算赤字上升——以及随后国家负债暴涨——的阴云也在压抑着投资和消费者支出。

但让我们把眼光放长点,看看美国经济增长在2014年后的长时期内将如何走向。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实际人均GDP增长将从最近这场衰退之前40年间的年均2.1%下降到2023至2088年间的仅仅1.6%。这一增长降速预测的主要依据是就业率相对于人口总量的下降,而这正好反映了美国社会的老龄化,出生率降低,以及依然上升但增幅逐渐减少的女性参与就业情况。虽然劳动者数量从1970到2010年间年均增加1.6%,但国会预算办公室预测在未来十年间年度就业增长会下跌到仅为0.4%。

年度人均GDP增长从2.1%下跌到1.6%看似是一个相当大幅的衰退。但即便这些数字在表面上被视为体现未来生活水平的指标,却也并不意味着那些害怕当代人子女生活会比其父母要差的担忧是有道理的。1.6%的人均年增长率意味着今天出生的一个婴儿在30岁的时候实际收入要比其父母同龄时要高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