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美欧的婚姻咨询

过去在朝鲜、苏伊士和越南问题上的分歧表明,美欧之间的冲突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但早期冲突发生的地缘政治背景是冷战,还有已成为历史的思想和政治遏制框架。上述背景和框架曾经作为泛大西洋关系的主宰。欧洲和美国一样,意识到需要限制和管理彼此之间的差异,以求能够保持威慑力,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击败苏联。

冷战的结束改变了这一切。获胜的联盟能否在胜利中继续生存?

冷战后地理政治环境的基本特征更为明确,包括美国的权威战略地位,人员、技术、商品、服务、思想、病毒、资金、武器、电子邮件、二氧化碳和其它任何东西的大规模快速跨境流动,美、中、日、俄、印等主要国家间较为平静的相互关系,以及日渐扩大的统一的欧洲。

与日益明晰的地缘政治环境相比,代替遏制的思想政治框架却远未成熟。如今欧美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在未就任何战略框架达成新的共识的条件下,在与原有关系和机构的产生背景大相径庭的新环境下继续开展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