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

吃人的不平等

纽约——本周,安格斯·迪顿(Angus Deaton)将“为其在针对消费,贫困和福利的分析方面所做出的突出贡献”而领取诺贝尔经济学奖。这堪称实至名归。实际上就在十月公布获奖后不久,迪顿发表在《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上与安娜·凯斯(Ann Case)联合发表了一些重大研究成果——而这一研究的新闻价值甚至可以与诺贝尔奖典礼媲美。

在分析了大量美国人的健康和死亡数据后,凯斯和迪顿发现中年美国白人预期寿命和健康状况都在不断恶化,尤其是那些只拥有高中或更低学历者。导致这一状况的其中一些原因是自杀,吸毒和酗酒。

美国自诩是世界上最繁荣的国家之一,并且除2009年外,近年以来每年都实现了人均GDP增长。而繁荣的其中一个标志本应是健康长寿。但尽管美国在医疗保健上的人均消费几乎比其他任何国家更多(占GDP的百分比也是如此),却远未获得位居世界前列的预期寿命。以法国为例,其国民在医疗保健上的支出不到GDP的12%,相比之下支出17%的美国人平均寿命却比前者整整少三年。

许多年来,很多美国人都尝试对此做出解释。他们辩解说美国是一个更加异质性的社会,数字的差异应该是反映了非裔美国人和美国白人之间平均预期寿命的巨大差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