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tten130_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_afghanistan Wakil Kohsar/AFP via Getty Images

阿富汗战败的代价

伦敦——最近导致100多名阿富汗平民和13名美军丧生的喀布尔机场恐怖爆炸事件为这个本已可怕的夏天又增添了更多恐怖。它还证明伏尔泰并不总是正确的。伏尔泰是一名充满热忱的园丁,他偶尔会给人一种印象,那就是通过给花园篱笆除草或者在果园中漫步,人们可以忘记这个世上令人烦恼的事情。唉,哪怕是在8月的假期中,如今也已不再有这样的幸运。

当我待在法国乡村的避暑别墅时,我凝望着美丽的白色玫瑰花——这种凯菲斯盖特玫瑰原产于中国西部——围绕着拱门入口开得密密麻麻。我曾经看到过一种更为壮观的品种。它盖满了喀布尔总统府的墙壁,我曾于2003年作为欧盟专员造访过那里,目的是在西方军事干预击溃基地组织后,协助在那里落实欧盟在阿富汗的发展计划。

今天,我们听到的阿富汗的几乎所有消息都是关于西方、尤其是美国,从阿富汗的混乱撤退的。尽管拜登将美军撤离推迟了大约三个月,但美国总统乔·拜登在20年战争后终于执行了唐纳德·特朗普放弃阿富汗的战略却仍然令许多人感到极为惊讶。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LJLrl7s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