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经济进步的未来

华盛顿—关于经济增长的性质的争论进入了新阶段,这一变化虽然缓慢,但无可置疑。信服显得问题与近几十年来的争论问题大相径庭,我们可以从中感受到决定未来经济进步(以及经济政策)讨论的概念框架的变化。

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未来经济增长潜在速度的,这一问题造成了经济学家之间的严重分歧。比如,西北大学的罗伯特·戈登(Robert Gordon)认为,从中期看,美国经济年人均增长达到0.5%就要谢天谢地了。另一些人——其中最认真的大概是丹尼·罗德里克(Dani Rodrik),对新兴经济体深感悲观。许多大牌分析家的共同假设是技术进步将会减速,包括与新兴和发展中国家关系最密切的赶超收益。

另一边是“新科技派”,他们认为我们正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门口,这次工业革命的特征是真正的“智能机器”,它们将成为中低技能劳动力的近乎完美的替代品。这些“机器人”(其中一些以软件的面目出现)也可称为“物联网”(Internet of things),拜3D打印所赐,它们将在能源效率、交通(如自动驾驶汽车)、医疗和个性化大生产等领域极大地提高生产率。

第二个问题是收入分配。在最近出版的畅销书中,托马斯·皮克提(Thomas Piketty)指出,基本经济力正在让利润占总收入的比例持久性地提高,资本回报率将持续高于经济增长率。此外,许多人观察到,如果资本能够日益替代出高技能劳动力之外的一切,而教育体系需要经过长期调整才能大规模提供新技能,那么高技能和其他所有工种工资之间的巨大差异将导致不平等性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