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让中东自治

纽约—美国和其他强国应该让中东根据国家主权和《联合国宪章》自治(govern itself)了。美国正在考虑新一轮伊拉克军事行动和叙利亚干预,眼下它应该认识到两大基本事实。

首先,美国的干预在过去十年里耗费了数万亿美元和数千条人命,却一直在动摇中东,给受影响国家造成了巨大灾难。其次,该地区的各国政府——叙利亚、沙特阿拉伯、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埃及等——有动力也有办法达成互相妥协。让它们无法达成妥协的是这样一种观点:美国或其他外部势力(如俄罗斯)会代表它们带来决定性胜利。

一战结束,奥斯曼帝国崩溃,当时的列强英国和法国根据它们控制中东石油、地缘政治和至亚洲运输线路的需要划分新的国家。它们的猜忌——体现于赛克斯-皮科协定(Sykes-Picot Agreement)中——造成了持续不断的破坏性外部干预。随后美国崛起成为超级大国,它对待中东的方式并未改变,鲁莽地扶持、颠覆、贿赂或操纵地区各国政府,每一次都打折民主的口号。

比如,1951年,在通过民主选举成为伊朗总理不到两年的摩萨德(Mohammad Mossadegh)对盎格鲁-伊朗石油公司(Anglo-Iranian Oil Company)实施了国有化,结果美国和英国通过秘密特工颠覆了摩萨德,扶持了一个拙劣、暴力、极权的巴拉维(Shah Reza Pahlav)。毫不奇怪,1979年推翻巴拉维的伊斯兰革命掀起了一股致命的反美旋风。但是,美国并没有寻求重建外交关系,而是在20世纪80年代伊拉克与伊朗的八年战争中支持了萨达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