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普京会支持欧元区吗?

巴黎—去年11月份卸任的亚采克·罗斯托夫斯基(Jacek Rostowski)最近指出,要不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看到欧洲因为寻找欧元危机解决办法而焦头烂额,他是不敢吞并克里米亚的。罗斯托夫斯基的说法对吗?

乍一看,其中的联系有些牵强附会。普京表现出的强硬包括军事力量和切断天然气威胁,而不是货币实力(他也没有这一实力)。在整个克里米亚危机中,问题的焦点一直是乌克兰与欧盟而不是欧元区的关系。此外,乌克兰的当代货币史一直采取盯住美元而不是欧元的政策。那么,欧元怎么会与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扯上关系呢?

罗斯托夫斯基的论点是,欧洲国家在欧元危机期间表现出它们根本没有团结可言,即使与同一货币联盟中的伙伴也不团结。它们对一个非欧盟国家上又愿意拿出多少团结?根据这一逻辑,俄罗斯将欧盟在治理动荡上所表现出的犹豫不决解读为采取行动的通行证。出于同样的理由,俄罗斯还会继续得寸进尺。

显然,2008年金融动荡后的一系列事件可以看成是团结的危机。当欧洲需要对其银行困境采取共同应对时,它们给出的答案是各国应该各自负责照看自己的金融机构。当希腊无法进入金融市场时,欧洲花了几个月才出台了应对措施,并且唯恐要依赖欧洲资金,小心翼翼地限制了每个国家的金融义务。事实上,当“防火墙”最终建起时,其规模严格受限,共同债务更是被明令禁止。欧元债券很快就被否决,因为这会造成没完没了的债务共同化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