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外交的长途竞赛

马德里—伊朗核计划谈判的成功结果给了相信外交的人一个强有力的明证。伊核协议——在经历了十年多的谈判后终于完成——凸显出在解决看似无法克服的僵局时坚持的重要性,并给维持中东和平所需要的其他许多计划带来了希望。

谈判的发起人欧盟应该为它的努力而骄傲。美国的角色也令人瞩目,国务卿克里为了结束美国与伊朗之间35年来的对峙付出了大量工作,即使拄着拐杖也“不下火线”;总统奥巴马也对完成谈判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类似地,伊朗总统鲁哈尼也应该收到赞誉,十多年前,当他还是伊朗最高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时,他就决心完成核谈判。

2003年,鲁哈尼和我就有过照面——在第一次核谈判中,当时我们的谈判团队清一色都是欧洲人。2005年内贾德(Mahmoud Ahmadinejad)当选伊朗总统,谈判随之崩溃,并最终导致伊朗受到制裁。但我已经看到坚定的鲁哈尼是如何寻求达成协议的。事实上,当2013年鲁哈尼继任内贾德成为伊朗总统时,谈判成功的大门就打开了。

2013年8月,鲁哈尼邀请我参加他的就职典礼。在这次访问中,我得以出席与他和其他伊朗高层领导人的会晤,包括伊朗外交部长、后来在维也纳谈判中担任伊朗首席谈判员的扎里夫(Mohammad Zarif)。我很快意识到,有这些人担任伊朗领导人,协议将成为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