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奥巴马在伊朗问题上错在哪里

耶路撒冷——在伊朗核问题协议即将交由美国会表决的未来两个月里,人们将广泛探讨这份协议的利弊。但对所谓联合综合行动计划的评判将取决于实际执行状况,而这可能会历时数年之久。

尽管如此,有两个问题已经非常明确。联合综合行动计划既麻烦又容易引发歧义的弱势条款涉及遵守及核查问题。因此,不难理解有人对协议的执行抱有疑虑。

其次,而且更为直接的是,伊朗和联合国安理会五个常任理事国及德国(P5+1)协议的达成已经开始影响其地区实力。事实上,质疑西方(尤其是美国)谈判人员是否意识到协议的地缘政治影响合情合理。

即使仍处于早期阶段,很明显协议已经增强了伊朗的地区实力。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的阿拉维派少数民族政权毫不吝惜地对协议表示赞美,因为他们意识到国际合法性和财政状况改善将使什叶派伊朗为其提供更有力的支持。阿萨德的另一个主要地区盟友黎巴嫩真主党(该党被美国划定为恐怖组织)也支持这一协议。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也兴高采烈地接受了美国(无论多么间接)的援助,以帮助阿萨德更好的掌控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