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不带武器开进叙利亚

发自纽约——大多数关于在中东地区如何作为的辩论都倾向于变成现实主义者与理想主义者之争。巴林就是个经典例子,正如沙特以及——在这一点上说——埃及那样:一方面呼吁美国和其他该区域有利益关系和影响力的国家为民主人权挺身而出,另一方面则担心如果这些亲西方政权倒台可能会影响国家安全利益。欧洲和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经常妄想能够推行一种折衷的政策,但这类政策往往难以持续且两头不讨好。

而相对于上述模式,叙利亚则提供一个明白无误的例子证明战略和人道是可以是一致的。多国政府都有推翻这个政权的战略意愿,因为后者与伊朗和真主党关系非常紧密。而在人道方面的意愿则是驱逐一个已经杀害了近1.5万名(保守估计)本国民众的政权。

但武装干涉将会是一场宏大的任务,不仅需要相当数量的空中力量来对付叙利亚的大型防空网络,此外由于目前至少还有两个师以上的叙军忠于总统阿萨德,所以还需要投入一定规模的地面部队。而叙利亚社会中派系对立的本质将保证任何他国部队的出现都将是旷日持久且困难重重的。

直接武装干涉之外的另一个选项就是向反对派提供武器以及其他形式的支持。这一点已经做到了。帮助人们进行自卫的实施情况也有目共睹。但武装反对派力量的做法不是没有缺陷的,因为这可能会激起一场内战并迫使忠于政权者铤而走险。此外那些用来与现政权斗争的武器可能会在政权倒台后沦为派系交战的工具,这将使叙利亚的后续状况变得更加血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