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平等横行

我们应当在多大程度上担心社会不平等呢?回答这个问题要求我们首先回答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与什么相比?有何东西可以代替我们判断我们目睹的不平等程度呢?

佛罗里达在物质上是一个比古巴远远更为不平等的社会。但是,如果佛罗里达和古巴是我们的选择的话,那么,正确的分析办法并非是说佛罗里达贫富差距悬殊,而是古巴过于贫困。

在全球范围内,强调不平等是当今世界主要的政治经济问题是有困难的。至少对于我来说,很难设想在过去五十年中有什么其他政治制度或者经济政策可以将当今富有国家的财富主要部分转移到今天的穷国中。

我可以轻而易举地想象出其他选择,例如二战结束后共产党在意大利和法国获胜从而导致现在北方富国的贫困。我也可以想象可以让穷国变富的选择,那就是,邓小平在1956年而非1976年成为中国领导人就可能让中国变得富有。但是,那些以减少北方富有国家财富为代价让南方穷国更为富有的选择则会要求人类心理方面翻天覆地的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