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工业化的第二个黄金时代

华盛顿特区——经济学家巴里•艾肯格林说过:“目前金融的黄金时代已经终结”。如果这是事实——让我们希望这是——那接下来最有可能是工业化的新黄金时代。

从历史上来看,除几个石油出口经济体外,所有国家都是通过工业化才变富裕的。因此,现在应该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们经济的实体行业上。面对笼罩在欧洲的全球金融危机阴霾,世界各地的政治领导人逐渐意识到了一个残酷的新现实:除非发达国家不再过度依赖金融交易并开始东山再起,否则他们将无法保持目前的生活水平。

国际社会不应该只关注欧元区和主权债务危机,还应该关注发展中国家实体行业的结构转型所带来的机遇。我所指的结构转型是各国通过这个过程在工业阶梯上往上爬——它们的劳动力进入附加值更高的制造业,这些制造业成为它们生产发展的源泉。

整个2011年,我注意到,欠发达国家——包括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地区的国家——具有模仿正在进行成功工业化的国家(比如日本、韩国、新加坡、马来西亚、中国和越南)的潜力。实际上,通过集中发展较贫穷国家的比较优势,我们能够重建商业部门的信心并加大投资促进就业——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是如此。当前全球金融危机的根源是发达国家的结构性问题,除了货币或财政措施外,还需要投资和创新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