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实现印度梦

新德里—我很少同时戴两顶帽子。但本月早些时候我在新德里的那几天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我在印度主要是以当前的身份——英国首相抗耐药性(AMR)评估小组主席。但我的访问恰逢印度出台2015—2016年预算——总理莫迪任期中的第一份预算。从我的其他兴趣和经验出发,我发现了一些很有趣的东西。

最近修订了GDP数据后,印度经济增长略快于中国(以真实值衡量)。十多年掐按,我对金砖经济体(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的研究的一个关键论断是,在这个十年的某个时点,印度将开始以快于中国的速度增长并持续这一状况数十年。

原因很直白。印度人口结构大大优于中国,而一国劳动力的规模和增长率是驱动其长期经济表现的两大关键因素之一——另一个是生产率。从现在开始到2030年,印度劳动力增长率将给印度带来相当于欧洲大陆前四大经济体现有劳动力存量总和的新增劳动力。印度城市化不如中国,它正处于从这一过程中经常伴有的各种有益力量中获益的早期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