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再生的帝国主义

伦敦——

历史没有最终的裁判权。全球性重大事件与权力的转移带来的是新的讨论课题与新的诠释。

五十年前,当非殖民化运动风起云涌之时,没有任何人会为帝国主义唱赞歌。那时人们认为帝国主义一无是处,无论是以前的帝国主义分子还是获得解放的殖民地人民对此都毫无异议。学生们在课堂上被灌输的是殖民主义的恐怖,帝国主义国家是如何盘剥被其征服的殖民地人民。没有任何人提到帝国主义所带来的益处。

然后,在20世纪80年代,一种修正了的历史观出现。这种观点有很多新颖之处,而并非只是把以往的任何一种看法改头换面后重新抬出而已。在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和英国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执政期间,西方国家(主要是英国与美国)已经为其殖民主义的历史部分地恢复了名誉,不再为这段历史而感到抬不起头来。殖民历史结束后新生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失败、暴力事件和政治腐败等等越来越多地证明了这种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