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e59a70346f86fd41361dd00_pa3729c.jpg

再生的帝国主义

伦敦——

历史没有最终的裁判权。全球性重大事件与权力的转移带来的是新的讨论课题与新的诠释。

五十年前,当非殖民化运动风起云涌之时,没有任何人会为帝国主义唱赞歌。那时人们认为帝国主义一无是处,无论是以前的帝国主义分子还是获得解放的殖民地人民对此都毫无异议。学生们在课堂上被灌输的是殖民主义的恐怖,帝国主义国家是如何盘剥被其征服的殖民地人民。没有任何人提到帝国主义所带来的益处。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2LUSJC3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