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何帮助缅甸

仰光--和中东地区一样,当今时代一个全球性的政治问题开始在缅甸浮出水面:应该如何从一个失败的独裁主义国家转向一个自立的多元主义国家?反过来,各个国家的外交部长都面临着重大的政策问题:当一个国家进行这样的政治转变之时,其他国家应该何时给予帮助?什么样的方法最合适?

用托尔斯泰的话来说,愉快的转变都是大同小异的;但是每一个不愉快的转变都有它自己独特的方式。冷战以来,旧的共产主义秩序或多或少地势力减弱,并且和平地让出了权力,这有利于中欧大部分地区的愉快转变。再加上西欧国家,美国以及其他国家大量的帮助,创造了一个有利于和解的氛围,并且以慎重,非报复的方式解决了黑暗时代出现的一些难处理的道德问题。

最重要的是,或许这些转变是在一个更加广泛的合法网络体系之下完成的-欧盟,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北约以及欧洲理事会-他们都支持法律规则。这种支持性的背景为国家的决策者提供了路标,帮助他们建立民主的体系,排除极端主义。

在世界上的其他国家,事情就没这么简单了。那些名誉扫地的政权借助权力,做出了残忍,毁灭性的举动,叙利亚就是个例子。他们也可能通过权力制造一些新的问题,如利比亚。或许他们一方面采用民主问责制,一方面却保持着稳定性,例如埃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