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爱上德国

普林斯顿——德国9月大选及拖沓的新政府组成凸显出独特的事态发展。德国不仅在管理欧洲,其他欧洲国家似乎也与德国一见钟情——因为在政治混乱和经济动荡的前提下,德国民众似乎是唯一知道该怎么做的欧洲人。

德国的特立独行显而易见。在欧盟选民为经济萧条及欧债危机而惩罚政府时,默克尔却在德国竞选连任。德国人在最近的选举中坚决支持默克尔所在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其实有玩笑认为默克尔会像战后德国首任领袖康拉德·阿登纳一样终身担任总理职务(德国并没有设立任期限制)。

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反欧政党都在反对移民和少数族裔,尤其是穆斯林的运动中取得了进展。很多人因此担心明年的全欧选举后,民粹主义阵营将成为欧洲议会的龙头。

相比之下,德国却没有任何反欧政党得到真正的支持。即使不久前选举中表现出人意料的新组建的德国新选项党(该党距离加入联邦议会5%的门槛只差了一点点),也一直坚称其反欧元计划并不反欧洲。该党想要结束共同货币,因为他们认为共同货币破坏了欧洲的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