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从根本上拯救欧元

慕尼黑—欧盟已经成为欧洲的和平工具。自由贸易为欧盟人民带来了繁荣,选择何处定居的自由阻止了集权体制的卷土重来。欧盟法保护所有成员国公民都能生活在法治精神中。如果你怀疑这些好处的存在,那就看看基辅的“欧洲广场”(Euromaidan)运动,几周以来,数十万人民聚集在一起力挺打造与欧洲的更紧密关系,而不要与普京的俄罗斯结成联盟。

矛盾之处在于,对于欧洲的共同货币,你找不到类似的热情和好处。相反,欧元让南欧和法国陷入了深度经济危机,摧残着所有相关国家的神经。我从未见过如此多的反德口号。欧元集团前首脑、长期担任卢森堡首相的容克(Jean-Claude Juncker)说,2013年让他想起了1913年,没人能想象第二年会发生什么。这也许有点夸张了,但如此德高望重的政治家说出这样的话着实令人心惊。

不幸的是,这场危机还远没有结束。欧洲央行已经为欧盟成员国政府债券的买家提供了免费保险,这暂时地安抚了金融市场,但担心饭碗的普通工人仍未来充满了疑惧。在希腊和西班牙,整整一半年轻人既不在学习,也没有工作,四分之一的成年劳动力也是如此。特别令人担心的是法国和意大利失业率的持续上升,两国的从业产出一直在下降,价格竞争力一直在恶化。

欧元本身要为这场灾难负责。1995年,欧盟马德里峰会正式揭开了迈向共同货币的进程,此后的最初几年,太多的资本涌向了南欧,给那里带来了通胀性信用泡沫。异常宽松的监管环境是致命的,它鼓励北欧银行大量持有南欧政府和银行债券。当泡沫破裂时,丧失竞争力的昂贵经济体原形毕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