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货币卫士换人

纽约—很多央行要么正在进行领导交接,要么即将进行领导交接,很多(在采取行动阻止最坏情形发生之前)对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的爆发负有部分责任之人将毁誉参半地离开岗位。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对他们的评价会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后继者的行为。

许多金融市场参与者对监管放松感恩戴德,这使得他们在危机前攫取了丰厚利润;他们也感谢慷慨的援助,这使他们能够进行资本重组——而且还能收获大笔奖金 ——尽管他们几乎摧毁了全球经济。诚然,宽松的资金的确有助于重振股价,但也吹起了新的资产泡沫。

与此同时,许多欧洲国家的GDP仍显著低于危机前水平。在美国,尽管GDP有所增长,但大部分公民境况比危机前更差了,因为危机后的收入增长几乎全部落入了最顶层的腰包。

简言之,许多危机前奔腾年代在任的央行行长有许多问题需要回答。他们过度地相信自由放任市场,以至于对包括掠夺性贷款在内的明目张胆的不当行为置若罔闻,还否认显而易见的泡沫。央行行长们一根筋地关注价格稳定,尽管与他们所放任甚至鼓励的金融过度(financial excess)比起来,略高的通胀带来的成本不值一提。他们缺少对证券化风险的理解,更广泛地说,他们没有关注杠杆和影子银行系统,这让世界付出了沉重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