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紧缩不是希腊的问题

美国剑桥—当你望向窗外时,很容易被你自己的影像所迷惑,比外部世界看到更多的你自己。这似乎就是美国观察者在受到本国财政争论影响的情况下看希腊时的情景。

比如,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认为希腊的紧缩是意识形态选择问题或坏经济学,与美国国内的情况一模一样。根据这一观点,支持紧缩者必然是沉迷于这一理论,因为有现成的更周到、更温和的替代方案可选。当希腊的左翼联盟(Syriza)和西班牙的社会民主党(Podemos)等政党提供了无痛苦路径时,你为何还要投票支持紧缩?

这一问题反映出一个可悲的趋势,即混淆两种截然不同的情况。在美国,问题在于能够在危机期间以创纪录低的利率借贷的政府是否应该借贷。相反,希腊在繁荣时期积累了巨大的财政和外部赤字,直到2009年市场对它说“够了”。

接着,希腊获得了前所未有数量的高补贴融资以使其能够逐渐削减过度支出。到目前为止,在获得了如此巨大的欧洲和全球的慷慨馈赠后,斯蒂格利茨和其他经济学家又说必须豁免一些希腊债务以使其拥有更多的支出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