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良好的管制应当以身作则

整个不幸的沃尔福威茨事件看来终于要结束了。很难相信他还可以在世界银行再呆多长时间,现在是开始更多地思考这一机构未来的时候了。从一开始,我就对挑选他担任行长的方式提出批评,因为我长期以来一直反对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老伙计”协议。根据这一协议,美国总是任命世界银行行长,而欧洲则任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这一默契安排起始于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的时候,当时,殖民主义依旧存在,但是在二十一世纪就行不通了。

有报道说,欧洲领导人告诉美国说,如果沃尔福威茨快一点安静地下台,那就还是让美国挑选沃尔福威茨的继任者。人们很容易就知道为何美国和欧洲想要坚持既往,但是这样的一个交易就会浪费机会。我无法想出要比开放领导人的挑选方式更佳的办法来恢复对这两大值得尊敬机构的信心。

沃尔福威茨倒台的教训之一是,利益相关者和雇员们对行长领导如何感觉实际上还是有所作用的。由于他卷入伊拉克战争,世界从一开始就对他报以偏见。但是人们还是愿意给他一次机会。有人说他或许会成为另一个麦克拉玛拉。麦克拉玛拉担任美国国防部长期间让美国陷入越战的泥潭,但是却服务于世界银行力图将功补过。

一开始,人们还是有理由报以希望的。沃尔福威茨大力争取免除债务并且结束农业补贴。但是他也招募了老朋友和政治盟友,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没有发展问题的经验。他还与其手下人马相隔绝,从而疏远了那些他需要得到帮助的人。正如我们从哈佛大学的萨默斯事件中所了解的那样,机构内部的关系(不仅仅是与捐助者和资助者的关系)十分重要。沃尔福威茨尽管是一个聪明开朗的人,但是在这一方面他并没有给自己创造有利的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