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12_Ezra ShawGetty Images_tokyoolympics Ezra Shaw/Getty Images

奥林匹克民族主义的优劣

芝加哥—除被推迟一年外,2020年东京奥运会还饱受争议。最近一项调查显示,由于疫情所引发的担忧,78%的日本民众认为应当取消奥运会。从那时起,日本媒体一直在关注并非所有来访运动员(其中包括100名来自美国的运动员)均已接种新冠疫苗的事实。

除史无前例的公共卫生问题外,同样存在长期的政治问题,例如人们所普遍抱怨的奥运会鼓励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每场比赛,美、中、日、英、俄(因兴奋剂事件而遭禁赛后,俄罗斯就以“俄罗斯奥委会”的名义参加东京奥运会)等主要竞争者均会就预期奖牌数展开对决。

各国政府均承认,体育可以增强民族认同感,而奥运会尤其可以树立在世界舞台上的地位。各国政府一直利用奥运会来告诉本国民众,“我们的目标已经实现。”1936年,希特勒充分利用了柏林奥运会的主办机会,1931年柏林被选为奥运会主办城市,而当时比国家社会主义分子上台还早两年。1964年,日本人利用东京奥运会来展示其二战后的全面复苏状况。而20世纪80年代,奥运会又变成了冷战足球场,美国在1980年抵制莫斯科奥运会,而苏联又在1984年抵制洛杉矶奥运会。

We hope you're enjoying Project Syndicate.

To continue reading, subscribe now.

Subscribe

or

Register for FREE to access two premium articles per month.

Register

https://prosyn.org/5of2xK2z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