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全球货币正当时?

纽约—当今世界的经济和金融一体化程度比十九世纪下半叶以来的任何时候都要深。但决策——特别是央行决策——仍在国家层面进行并且只考虑本国,这已不合时宜。现在难道不是反思全球货币(无)体系的时机吗?特别是,难道单一全球央行和单一世界货币不是比我们的令人困惑、效率低下并且早已过时的国家货币政策和货币“大杂烩”更有意义吗?

如今,科技已经发展到这样一种程度,几乎人手一台的移动电话已经让共同数字货币无疑具备了这一可能。不管全球货币的思想是多么牵强,想一想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打破金本位也同样不合情理。

当前的体系风险高、效率低。不同的货币是旅行者的大麻烦,他们总是带着一大把不能花的外国硬币回家。全球企业也将时间和资源消耗在基本毫无用处的货币风险对冲上(只是肥了作为中介的银行的腰包)。

摆脱国家货币能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好处。货币战争风险以及它们对可能对世界经济带来的冲击一下子烟消云散了。定价将更透明,消费者能够察觉反常(通过他们的手机),获得最佳交易机会。此外,单一货币消除了外汇交易和对冲成本,将让停滞的世界贸易重焕活力,改进全球资本配置效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