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正确地理解腐败

发自纽约——最近我回到了印度,站在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经演讲过的讲台上给国会议员们上了一课。这个国家最近丑闻缠身,一名部长级官员在通信行业导演了一场巨大的骗局,敛财达数十亿美元。

但许多议员们突然发现:原来奥巴马向他们发表演讲的时候其实使用了一台“隐形”提字机。听众们原以为总统是即席脱稿演讲的,要知道这在印度可是一项备受推崇的技能。

以上这两个片段都可以被视为某种形式的腐败:前者跟金钱有关,后者则使用了某种诡计。这两种罪过虽然在道德上是不同的。但奥巴马那一幕则反映了关于评价一个社会腐败程度的某种重要跨文化差异。

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会对各国的腐败程度进行排名,世界银行偶尔也会这样做,而媒体也会不断引用这些数据来说明某些国家的腐败程度。但各国之间的文化差异影响了这些排名的合理性——毕竟这些排名都是依据对公众的调查。奥巴马的行为在美国司空见惯(倘若他真的拥有演说才能的话,这会令人感觉更好);但这种做法在印度可行不通,因为使用这类技术是会遭人白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