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德国一成不变的传统选举

柏林——德国正在举行的议会选举就像一场对联邦共和国历史上最乏味头衔的鲁莽争夺。安格拉·默克尔总理及其挑战者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耶外长在选举前两周举行的唯一一次电视辩论让评论家们昏昏欲睡——这在这次选举特别的历史背景下显得更加异乎寻常。

20年前柏林墙倒塌引起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有联邦德国和西欧的边界线整体向东推进了数百英里。苏联帝国兵不血刃地退出了历史舞台。值此纪念日,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热烈讨论德国重新统一的成败,并制定今后20年内德国和欧洲的目标。

前德国总理赫尔穆特·施密特曾经开玩笑说有梦想的政治家应该去看眼科。这样的警告在20世纪70年代显得合情合理,当时就连社会民主党的年轻议员都对革命梦寐以求。但施密特永远也不会想到居然会有一天没有哪位政治家需要去做视力检查。

同样,2008年秋,金融善恶大决战让德国和整个世界都面临一场灾难。富裕国家前所未有的债务规模隐藏和缓解了最坏的情况,但任何头脑清醒者都知道我们的下一代——乃至下下代——都将为投资银行的过分行为付出代价。人们不禁惊叹默克尔和施泰因迈耶在谈到这个话题时是多么小心翼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