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德国、G20和包容性全球化

柏林—如今,全球化在西方正在日益成为一个贬义词。民粹主义运动指责全球化并未给普通公民带来多少好处,甚至没有任何好处。相反,他们到处兜售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国家政策,不管是在贸易还是金融监管方面,都被视为重塑国家荣光的最稳妥的方式。

但这一民粹主义日程的基础前提有很大的漏洞,即国际合作和国际贸易是零和博弈,有赢必有输。事实上,合作和贸易可以给所有国家带来收益。多年来,我们增进了全球安全,当然也增进了全球繁荣,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的数亿人摆脱了贫困。

诚然,全球化需要规则和受到承认的框架以确保它惠及所有人,能带来持续而包容的经济增长。对于国家立法,这是一个要求不断地调整的框架。但一股脑儿抛弃这一框架,从全球化中退出是错误的。相反,我们应该寻找办法深化和广化国际经济合作。

在我看来,G20是增进合作与包容的最佳论坛。当然,G20并不完美,但它是我们目前所拥有的实现惠及全民的全球化形式的最佳机构。通过G20,世界主要工业化和新兴国家共同致力于构建能带来不断增进繁荣的共同全球秩序。事实上,G20是确保开放市场、有序资本流动和困难国家安全网的全球金融结构的政治基础。

近几年来,G20取得了重大成就,包括更好的金融监管合作和国际税收。此外,作为今年G20的轮值主席国,德国将致力于延续由最近的前任主席国中国和土耳其开创的重要工作。

比如,我们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增强全球经济面对突发冲击的恢复力。因此,今年G20的一个最重要主题是预防类似于2008—2009年的全球金融和经济危机复发,这场危机肇因于缺乏远见、依赖债务的增长模式。

但是,为了填补最富裕和最贫困国家之间的鸿沟,我们需要超越G20。特别是,G20——事实上是全世界——必须在非洲发展的关键时刻着眼于那里。

除了提高非洲人民的生活水平这一道德问题,非洲的发展也是降低地缘政治风险的关键所在。但非洲的投资仍然低迷,致使非洲国家的人民无法赢得改善生活的机会。

出于这些原因,德国担任主席国期间的G20致力于加强与非洲的合作。这方面的一个核心支柱是“非洲契约”,它提供了一个支持私人投资(包括基础设施投资)的框架。我们建议,在G20的政治支持下,非洲各国政府、国际组织和双边合作伙伴准备一套全面的、根据各国具体情况制定的投资契约,以鼓励私人投资。各国都要实施一套量身定制的方案,降低投资风险。

从本质上讲,非洲契约有助于实施非盟2063日程提出的经济发展蓝图。这一非盟日程为改善整个非洲的宏观经济、企业和金融框架提供了指导。

非洲契约向所有非洲国家开放,其中有五个国家已经开始率先尝试这一新方针:科特迪瓦、摩洛哥、卢旺达、塞内加尔和突尼斯的财政部长希望根据契约采取行动,并提供了书面意愿。我邀请他们出席3月17—18日在巴登巴登(Baden-Baden)举行的G20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会议。

在会上,我的G20同事和我将为这些国家提供一个国��平台展示他们的计划。我们希望与他们以及非洲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首脑们一起讨论视各国具体情况制定的投资契约需要具备哪些要素。

之后,这五个国家,以及国际组织和双边合作伙伴,将选择各国的投资契约要包含哪些具体措施和工具。G20将提供相当大的政治能见度,帮助投资者提高对变化的认识。我有信心,当所有合作伙伴齐聚一堂,在平等的基础上紧密合作,将带来巨大的进步。

国际合作是实现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的全球增长的唯一办法。德国将作为诚恳的中间人,在G20内部和更大的舞台上致力于确保全球化真正惠及全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