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欧洲心头的格鲁吉亚

欧洲依赖于美国在其自己的后院发动战争、媾和以及建立民主的时代已经结束了。欧盟东扩以及最近的俄国天然气危机表明,这个后院不仅包括乌克兰,也包括格鲁吉亚。的确,正如乌克兰一样,格鲁吉亚正在经历一场民主的考验,欧洲对此不可等闲视之。

格鲁吉亚是后苏联第一个发动“颜色革命”的国家,因而表明了其人民在有尊严的条件下以及成熟地选择民主和欧洲价值观。从此以后飘扬在格鲁吉亚公共建筑上的欧盟旗帜表明一种天然的、和这个国家的历史一样久远的情感。在古希腊人的眼中,格鲁吉亚在当时是世界固有的一部分。普罗米修斯、美狄亚、亚马孙族女战士 以及在邻国亚美尼亚的诺亚方舟等等,我们神话的欧洲起源于这里。

鉴于其历史、文化以及传统,包括其在前苏联中重要、独立乃至反叛精神,格鲁吉亚看起来都是成功民主化的理想候选人。因此,民主化在那里搁浅就越发令人担忧了。

开始看起来一切顺利。政治改革、私有化、反腐败措施、寻找没有与前政权妥协而有污点的新领导人以及实施亲欧洲的外交政策并没有遇到抵抗。但是,极权主义的心态重新浮现在领导人中。他们宣称代表大多数人的意愿,攫取越来越多的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