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莱茵河边的日内瓦

发自巴黎——二十多年前两德统一,法国各大刊物上都充斥着德国总理赫尔穆特·科尔身着传统普鲁士盔甲的漫画。当时新生的德国被视为是欧洲战略平衡的威胁。简而言之,德国又一次变得“太过强大”了。

在人们心目中,德国的地缘政治野心总会驱使其为庞大人口以及经济需求夺取更广大的地盘,正如1871年至1945年间那样,因此“德国问题”再次袭扰欧洲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而科尔本人在很大程度上也确实树立了类似的形象,他常常游说邻国赶紧与德国联合起来构建一个更加统一的欧洲,而正是这一理论催生了欧元。为了更好地承担其欧洲使命,德国还宣布放弃其视若珍宝的德国马克——一个伴随并标志着该国伟大经济复苏以及战后社会稳定的货币。

但如今,真正威胁欧洲的却并非德国野心的过度膨胀,而是过度萎缩。对于其他欧洲人来说德国可能依然“太过强大”,但日益凸显的“新德国问题”则是这个国家要求得太少了。它既不希望统治整个欧洲,也不想利用其卓越的政策来领导欧洲。德国那个早已不是秘密的野心则是成为“Magna(大) Helvetia(瑞士的古称)”,也就是一个放大版的瑞士——富饶,稳定,中立且不插手一切事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