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工作场所中的LGBT

达沃斯—当苹果公司CEO库克(Tim Cook)在去年宣布他是同性恋的时候,我收到了来自全球各地的企业高管的电邮和电话短信的狂轰滥炸。作为“出柜”的安永高管,所有人都希望了解我如何看待这对于女同性恋、男同性恋、双性恋和变性人(lesbian, gay, bisexual, and transgender,LGBT)的全球包容意义。毕竟,苹果公司高居《财富》500强企业第五位。这标志着“薰衣草天花板”(lavender ceiling)的结束吗?

在其《彭博商业周刊》的文章中,库克描述了成为同性恋是如何影响他的:“我是同性恋,我骄傲,我认为成为同性恋是上帝赐予我的最大礼物。身为同性恋让我能够更深地理解这对少数群体意味着什么,也为我提供了一个窗口一窥其他少数群体在应对日常生活中的挑战。”

我自己关于“与众不同”的体验是多样的。和库克一样,身为少数群体启发了我做包容性领导的倾向。与库克不同,从前,除了没有出柜,我还是女人和内向者,我的政治学总是与我在男性外向者主导的职业中的同事不同。自2011年出柜以来,我就可以公开地做真自我,也对他人更加真诚。这让我成为更好的领导。而在一个全球组织的领导岗位上出柜也为我提供了一个公开讨论一系列广泛问题的平台。

这毫无疑问:库克的宣布出柜是向前迈出的一大步。国际组织在通过依靠外部和员工网络和无歧视政策,在LGBT包容方面取得了可观的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