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美国所面临的中国麻烦

华盛顿——1980年5月,中国新任主席习近平首次访美。他当时是陪同耿飚访美的一名27岁的下级军官,之后曾历任副总理和军方高级职务。我曾是美国访华的首位国防部长,在以吉米·卡特政府特使身份访问中国时,耿飚恰好负责我的接待工作。

美国人当时几乎没有理由关注习近平,但他的上司显然看到了他的潜力。之后的32年随着中国经济和军事实力的增强,习的地位也不断提升。他和团队登上权力巅峰标志着由邓小平指定的上一代领导正式退休(尽管他们在退休后仍有影响力)。

尽管中国在世界事务中拥有更多话语权,但习不得不面对致使中国比一般人认识中更加脆弱的内部压力。中国出口导向的经济模式已经达到极限,而向内需拉动型增长的过渡正在激化内部摩擦。随着城市化快速发展、经济改革和社会变化在这个13亿人口的国家掀起轩然大波,依靠镇压手段管理骚乱比之前难度更大。边远地区的民族冲突也将考验习近平的政治控制力。

中国的外交政策同样要引起关注——对美国而言更是这样。历史告诉我们崛起中的大国不可避免地会与目前处于统治的地位的大国出现竞争,而这种冲突往往会导致战争的爆发。